我的参军记忆

时间:2019-06-19【字号 超大    来源:市监狱(戒毒)管理局 作者:沈自楷

  1949年夏,我在湖南长沙一位同乡的夫妻小酒铺“协盛永”当学徒。其实是因父亲服务的粤汉铁路客运段停运失业,我被送到小酒铺去讨碗饭吃 。

  七月下旬开始,街头流言四起。解放军--当时称共军已经围城,国民党的兵在街上乱串,市民害怕在城里打起仗来,个个唉声叹气。有一天,国民党的军机飞到城市上空,侦查骚扰。父亲把家里所有棉被盖在屋里吃饭的桌子上,让一有飞机投炸弹,就立即钻进饭桌底下去躲避。街坊邻居人人都像热锅上的蚂蚁。就在这前前后后,一个街坊从郊外回来说,看到共军的告示,还有“三大纪律,八项注意”。还有消息说国民党陈明仁的部队要起义了,当时城里人心豁然亮了许多。记得是八月初(可能是8月6日)果真传来了解放军要进城,并从多条大街举行入城仪式的消息。

  我不顾一切向老板娘打了声招呼,就跑到大街上看热闹。那喜庆的场景令我终生难忘,街两旁人山人海锣鼓喧天,人们摇着小旗高呼着口号“热烈欢迎解放军入城”、“中国共产党万岁”、“打倒反动派”、“解放全中国”……。解放军威武之师迈着坚定的步伐,出现在人们的眼前,汽车牵引的、战马拖着的大炮一辆接着一辆在人群中间通过。还看见不少市民欢呼着、跳跃着跑上去和坐在炮车上的解放军拉手,还有人给战士递上吃的喝的。当年18岁的我身高只有一米六左右,在人群中使尽力气往前面硬挤。我忍不住了,双眼含着热泪也跟着喊出一句两句口号。这沸腾般的场面让我激动不已,永难忘记。直到当街入城的解放军过完,人们还久久不愿散去。我走回酒铺等了少许,老板两口子也从大街上看了入城式回来,他们也是感概不已。从此解放军的高大形象在我心中隐隐树立。

  时间没过多久消息传来,父亲原来的粤汉铁路局列车段重新组建,召集原来的老员工开会学习,宣讲党的有关政策和一系列革命道理。父亲每次回来都如数珍宝般一一讲给家人听,我听得认真详细,让我似乎看到了一缕阳光,找到了一条路口:参加革命去!

  记得那时有“湖南人民革命大学”、“中南军政大学湖南分校”、“铁路青年干部学校”在招生,我首选军政大学。我把这个意向告诉了父亲,他犹豫了一阵说:能不能先考虑铁路干校毕业后仍在铁路上工作,比参军当兵风险要小些。父亲没有执意阻拦,我当时心里想参加解放军更光荣,更随我的心意。这话说给我父亲听后,父亲只好点了点头说:你已十八岁了,自己做主吧!

  我很快找到了报名地点,可当时拿的是初中二年级的证明,考“军大”需要初中毕业以上的学历。我就恳求说,我离开学校这几个月天天都在复习补习。负责报名的同志稍加思索后点了点头,说:“就按初中毕业同等学历吧,以后要努力学习。”这样我被允许参加了入学考试(主要是面试)并被顺利录取。我喜出望外,告别了小酒铺,告别了家人,报到入学,编到军大湖南分校一总队五大队二中队三排,驻在当时空着的长沙妙高峰中学校内。

  入学后,中队指导员召集家住长沙的新学员,第二天返回家里找点整洁衣服,尽快返校,练秧歌,准备迎接新中国成立,上街游行扭秧歌。我按领导指示按时返校,参加了学校练舞。大家积极性很高,上街跳舞连着几天都不觉得累,以实际行动迎接庆祝的新中国成立!

  这是我能走上新生活的起始,可庆可贺可喜,一生难以忘记。有了中国共产党有了的新中国,才有现在的富强,我才有了幸福的今日。

相关新闻

北京老干部

微信关注
北京老干部

返回顶部